苗木資訊
苗木資訊

東方園林“欠薪風波”背后



  再過不到一個月,距離東方園林(002310.SZ)“史上最冷發債”發生的日期,將滿一周年。在這個節點上,東方園林再度陷入輿論風波。近期,多名東方園林離職、在職員工向界面新聞記者反映,東方園林薪資拖欠現象嚴重,員工已有數月未得薪資。

  對此,東方園林高級副總裁張振迪在接受界面新聞記者獨家采訪時回應,在4月19日完成近期的最后一筆大額剛兌后,東方園林的償債壓力已有所緩解,公司目前已開始陸續發放所欠薪資,預計將在5月30日以前,全部解決離職和在職員工的薪資問題。

  事實上,欠薪風波只是東方園林資金危機的進一步演化。在PPP項目清理整頓、融資環境收緊的大背景下,作為“園林第一股”,在過去一年中,東方園林資金鏈持續緊繃,償債壓力巨大,一度瀕臨崩潰邊緣。這也導致其不得不降低PPP項目中標節奏,并通過出售資產、拓展融資渠道等方式緩解債務壓力。

  如今,隨著相關風波進展,東方園林的可持續經營能力如何?是否會在主營業務結構或者模式上有所變動?未來的業績情況怎么樣?也為外界所關注。

  張振迪向界面新聞記者稱,目前銀行等金融機構對民營企業的支持力度較大,東方園林未來將在實行“金融一票否決制”的前提下,繼續推進PPP業務開展。

  欠薪風波

  4月25日,東方園林北京總部再度出現了前來討薪的員工。據界面新聞記者了解,在過去數月間,已有多波員工申請勞動制裁。

  早在2018年7月,東方園林已發生欠薪現象。離職員工透露,彼時,東方園林內部出現資金緊張跡象,不僅員工為公司墊付的差旅費等款項報銷下發緩慢,當月的工資也遭停發。

  直到2018年11月,東方園林才一次性結清了員工4個月的工資。但當月起,東方園林又開始出現欠薪。多名東方園林前員工稱,東方園林7級及以下員工的工資,僅發放至了2018年10月,拖欠了4月有余;8級及以上員工的工資,則發放至2018年9月,拖欠5月有余。

  伴隨著急劇緊張的流動性,東方園林的員工總數在過去一年間大幅度減少。據張振迪透露,東方園林在最高峰時期的員工總數約8000人,而截至目前,東方園林的員工總數已縮減至約4000人左右。

  4月25日下午,在東方園林北京總部辦公室,界面新聞記者看到,部分樓層正在辦公的員工較少,部分工位處于閑置狀態?,F場員工對界面新聞記者稱,因為是下班時間,所以在崗人員較少。

  近期,東方園林各集團已開始陸續發放所欠員工薪資。4月25日,兩名離職員工告訴界面新聞記者,其已于當日收到了自去年以來被拖欠的全部薪資,目前僅剩報銷款項尚未得到。另一名在職員工向界面新聞記者稱,部分在職人員近期也已陸續收到工資。

  “有的集團(工資)已經發滿了,我們現在鼓勵各集團好好做項目,開工之后趕緊回款,回款當中的一大筆優先解決工資問題。”張振迪說。

  張振迪告訴界面新聞記者,在發放了一部分以后,目前東方園林拖欠的在職、離職員工的薪資、報銷款、賠償金等,合計規模約2.5億元。其中,拖欠離職人員的款項規模約7000余萬元。

  實際上,東方園林的賬上并非毫無資金。據年報顯示,截至2018年底,東方園林賬上的貨幣資金仍有約20.09億元,理論上足以覆蓋員工薪酬。但彼時,東方園林仍面臨巨大的償債壓力。

  資料顯示,在2019年1月及2月,東方園林需兌付兩筆短期融資券,規模合計已逾20億元。而東方園林上述20.09億元的貨幣資金中,有12.39億元處于受限狀態。這意味著,彼時,東方園林賬上實際能動用的資金尚不能解決接下來到期的還款。

  如果全面解決欠薪問題,則很可能資金鏈斷裂,無法償還到期債務,從而導致違約。一旦違約,東方園林后續的融資將受到巨大影響。“我們在內部開會的時候也說,是想活下去,還是說不還債務了,把工資解決。這是很難的一個選擇,因為錢就這么多。”張振迪說。

  4月19日,東方園林完成了對“16東林01”10.57億元規?;厥鄄糠謧膬陡?。這是東方園林承諾5月底前解決欠薪問題的重要前提,因為在這之后,東方園林近期沒有大額剛兌項目,債務壓力得以緩解。

  資金危機

  2018年5月20日下午16時,東方園林貼出公告,公司計劃發行的規模10億元的公司債券,實際最終發行規模僅5000萬元。彼時,東方園林的總市值超過500億元,是園林類上市公司中的第一股。在此后數小時內,東方園林發債失利的消息迅速流傳,市場震驚。有市場人士直接將這次失利的發債稱為“史上最冷發債”。

  這其實也是東方園林資金危機的直接導火索。

  “那時候已經感覺到有點變化,因為前一年的8月份,央企已經不太同意做PPP項目。”張振迪在談及那次失利的發債時說。

  “史上最冷發債”對于東方園林來說,可謂標志性事件,但發債失利的消息并未立刻在東方園林內部掀起風波。

日韩国产亚洲欧美中国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