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木資訊
苗木資訊

暴雨后的何巧女和東方園林的334天



  山重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暴雨后的何巧女和東方園林的334天

  這是東方園林史上最難的一年。

  自2018年5月21日,東方園林發債計劃意外失利,成為史上最涼債券,到2019年4月20日,東方園林被曝拖欠幾千名員工工資,共334天。

  這334天,東方園林境遇艱難。

  東方園林(002310.SZ)被稱為園林第一股,其創始人何巧女有“中國女首善”之稱,曾因捐款96億元保護瀕危動物,引發輿論關注。

  為擺脫困境,何巧女在這334天里帶領東方園林四處突圍,無數次化險為夷,首批拿到政府紓困基金、迎接朝陽國資入股、被央行行長點名走出困難,還有接連還了好幾筆剛兌…

  此次曝出的裁員瘦身、欠薪等問題也與東方園林“自救”有關。深陷泥淖的東方園林境遇有目共睹,但事關上千名員工的薪資,能否得到諒解,還有待觀察。

  1

  民企“缺血”

  去年金融去杠桿的大背景下,環保行業一度出現融資成本超過投資收益的現象。行業平均投資收益6%左右,融資成本已高達8%以上。一批環保企業特別是民營環保企業出現融資難、融資貴等問題。

  全國工商聯環境商會榮譽會長文一波曾表示,“金融機構沒有意愿放款,一聽是環保企業就想躲,信貸還完之后只減少、不增加,甚至貸審會審批后給了‘糧票’的都沒錢放款。”

  環保企業資金短缺,亟待“輸血”,歸根究底在于環保行業屬于政府扶植下的產業,與地方政府關系緊密,再加之政府大規模調整PPP(政府和私企、民營資本合作搞公共基礎設施建設)政策,大批不規范PPP項目被清理出庫,直接導致參與項目的企業無法繼續融資。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此背景下,不止東方園林,很多民營環保企業日子難過。神霧環保(300156.SZ)、凱迪生態(現為*ST凱迪)(000939.SZ)、盛運環保(300090.SZ)等接連爆發債務違約。其中,據凱迪生態1月份公告顯示,其逾期債務高達116.47億元。

暴雨后的何巧女和東方園林的334天

  大額債務違約,不僅影響上市公司的經營和未來發展,同時也使投資者遭遇巨大損失。如果一家利益相關機構開始拋盤,可能會引發更大面積的股票拋售。

  對企業來說,發生債務違約意味著公司資金鏈緊張,極大可能引發資金賬戶凍結,直接導致信用評級下調,融資渠道縮窄,融資更加困難。從而反過來影響公司正常經營,甚至引發停工停產等。

  盛運環保就曾因債務違約發公告稱,公司可能會因逾期債務面臨訴訟、仲裁、銀行賬戶被凍結、資產被凍結等風險,可能將會影響到公司生產經營和業務開展,增加財務費用,加劇資金緊張狀況。

  這不,2019年一開年,環保領域就慘案不斷。

  今年初,水務龍頭企業碧水源(300070.SZ)公告稱,引入川投集團后,公司實控人可能發生變更,引發外界嘩然。其創始人文劍平后來表示,引入川投的直接原因是當前形勢下的民營企業普遍面臨資金和財務危機。

暴雨后的何巧女和東方園林的334天

  緊接著節能領域的神霧環保(300156.SZ)由于未能按時還款,被法院列為失信被執行人,成為2019年“老賴”第一案。此種情況下,神霧集團馬不停蹄地尋求國資馳援。

  除碧水源、神霧環保,三聚環保(300072.SZ)也被爆涉嫌關聯交易…

  2

  努力自救

  環保產業經歷寒冬,很多企業開始尋求外部支援進行自救,試圖走出泥潭,也包括東方園林。

  去杠桿切切實實來臨時,東方園林面臨了較大的財務壓力。

  2018年9月4日,央行與全國工商聯在京召開民營企業和小微企業金融服務座談會。傳聞這次會上,東方園林創始人何巧女替民營企業發聲,喊話時任央行行長易綱,“現在民營企業太難了”。

暴雨后的何巧女和東方園林的334天

  此前,東方園林先后獲得了民生銀行、興業銀行、廣發銀行和華夏銀行超過64億元的授信,以及多家銀行15億元信貸支持。

日韩国产亚洲欧美中国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