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木資訊
苗木資訊

海綿城市為內澇“背鍋”冤不冤?



  24日夜間到25日的一場暴雨,(江蘇鎮江)市區部分區域出現短時積水,據城市排水部門分析,積水大多是因施工造成管道堵塞,或小區、企事業單位內部管網與城區主管網“接駁”不暢所致(本報26日曾作報道),后隨降雨漸歇,積水自行退去。這場雨在網上也是熱門話題,記者瀏覽本地網站看到,部分網友在抱怨排水不暢給生活和交通帶來不便時,海綿城市建設也不幸“背鍋”。

  這樣的現象并非第一次出現。本月初的一場強降雨之后,珍珠橋涵洞受淹8小時,導致多條公交線路臨時改線。隨后原因查明,系連淮揚鎮城際鐵路施工挖斷原來直徑1000毫米排水管道,后臨時鋪設直徑300毫米管道,導致該區域排水受阻。這本是一次意外,極少數網友仍將其歸罪于海綿城市建設不力,進而對海綿城市建設能否發揮功能提出質疑。

  “說好的海綿城市呢?”“不是說將來永遠告別看海嗎?”……記者采訪了解到,類似這樣的誤解對海綿城市建設單位來說已經見怪不怪了。市海綿辦負責人解釋,海綿城市建設是城市水生態文明建設的一個重要內容,是現代化城市建設過程中的一種新理念、新技術和新方法。

  目前鎮江的海綿城市建設有兩個限定條件,一是在29平方公里的試點區范圍內。鎮江市獲批海綿城市試點范圍為高密度老城區,總面積為29.28平方公里,水域面積11.5平方公里,包含以金山湖為中心,金山湖南岸西至環湖路-太平路-朱方路;南至中山西路-黃山東路-運河路-中山東路-桃花塢路-禹山北路-谷陽北路-學府路;東至左湖路;北至金山湖北岸-焦北灘這一特定區域。

  去年夏天,有網友反映,南徐大道西段潤州公安分局門口被淹,但該處并非在試點區范圍。“因為資金有限,時間有限,現在我們還沒有能力把城市建成區全部都建成海綿城市。那場雨確實沒有30年一遇,但不在海綿城市試點區。”該負責人表示,即便是試點區,也要等所有的海綿項目完成以后,才能有效應對30年一遇的內澇。

  據介紹,鎮江市海綿城市試點項目數158個,項目總投資40.6億元。截至目前完成項目數156個,完成投資37.2億元,海綿城市建設的關鍵性項目——沿金山湖CSO溢流污染綜合治理項目在建。

  限定條件之二,內澇防治達到30年一遇標準。是指根據鎮江多年來的降雨量統計數據,由暴雨強度計算公式推導出,在沿金山湖溢流污染治理工程建成后,試點區內24小時(比較平緩的)降水量小于219毫米時,不發生城市內澇。但如果降水量高于這個強度,比如50年一遇,仍然可能會淹。

  那么,為什么不能把海綿城市內澇防治標準提高到50年一遇、100年一遇呢?該負責人表示,沒有一個城市可做到這一點,包括西方發達國家,有的城市防澇標準是20年一遇,有的是30年一遇。因為城市發展日新月異,不可能把地下管網的安全系數提高到那樣一個高度,很多城市也沒有財力把管網提到這樣的高度。“30年一遇是低端標準,我們現在是解決雪中送炭的問題。待將來城市發展越來越好,我們可以解決錦上添花的問題。”

  業內專家表示,目前,江二社區等海綿城市建成區的實際效果有目共睹。盡管由于這樣那樣的原因,目前我市海綿城市建設還不能達到市民的期望值,施工過程給市民帶來諸多不便,也不排除個別工程存在瑕疵。而且在極端天氣情況下,海綿城市建設工程技術是無能為力的。但不應因為城市內澇,就污名化海綿城市建設。

日韩国产亚洲欧美中国V